港澳台新闻资讯网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台当局给农渔民补助,不如帮忙找销路

  香港中评社29日发表快评文章说,只要台湾青年有兴趣、有专业、有准备,想有所作为,哪怕是为了锻炼自己、积累经验,大陆都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平台。

  上海市台协第三届征才博览会4月27日在高雄展览馆登场,吸引全台各地新鲜人到场寻找前进上海工作机会。高雄籍的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会长、上海冠龙阀门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政宏接受中评社记者访问时说,上海是一个世界舞台,经济仍在不断成长中,相较已平稳停滞的台湾市场,上海一定比较有活力,就看愿不愿意跨出勇敢的第一步。

  谈到吸引台青到大陆工作的诱因是什么时,李政宏表示,这是一个投资未来的机会。这一次各厂商开出人民币6000元到1万2千元薪资职缺,台湾青年首先应该先问自己准备好了没有,以及专业才能在哪。上海是一个经济不断成长、比较有活力的地方;如果在企业有好的表现,相对上也容易升迁,几年之内就成为小主管。

QQ截图20190429172816.png

  李政宏说,上海市场规模够大,纵度够深,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一带一路开发都需要人才,竞争也更激烈,这就是一个世界舞台。

  现在上海正积极打造“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力推“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创”等五个中心,因此国际性与国际接轨是越来越棒的,所以观念要变成是“投资未来”,并非只有“看住现在”。他鼓励年轻学子有兴趣就来接受挑战,哪怕只是锻炼经验也好,都是很好的一个发展平台。

  我们认为,李政宏点出了台青西进大陆的最大意义所在,那就是“投资未来”!

  上海确实是一个不断成长、充满活力、与世界接轨的大市场,是许多台湾同胞首先的工作、就业、创业、生活的大陆城市。除了上海,台湾同胞登陆的第一家园福建、开放度最大的粤港澳大湾区,以及大陆其他许多地方,都有不同的特色、吸引力或发展的机会,只要台湾青年有兴趣、有专业、有准备,想有所作为,哪怕是为了锻炼自己、积累经验,大陆都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平台。

【中评】纪欣:台湾民众对“一国两制”认同度上升

  香港中评社4月26日发表评论说,因应台湾“政党法”,1988年创立的中国统一联盟正式转型为“统一联盟党”,首任党主席、台湾《观察》杂志社社长纪欣接受中评社访问,谈到蔡英文当局对于台湾内部谈统一的声音正加大力道在缩紧一事表示,也不需要怪蔡当局这么紧张,主要是他们感受到大陆统一的决心愈来愈强,且国际上的“一中”原则非常稳固,再加上害怕老百姓面对政治乱象和经济不景气,会开始想了解统一后的“一国两制”内容,这种认同度往上升,对蔡当局当然形成很大压力。

  为了对政党进行更规范的管理,2017年12月6日,台湾“立法院”通过“政党法”,原来的“政治团体”(其他性质的人民团体可以不变)如不转型为政党就需解散,缓冲期为2年,今年12月7日就是最后转型期限。

  中国统一联盟在本月13日召开党员大会后,正式转型为“统一联盟党”,经投票后选出首任党主席为纪欣。

  纪欣向中评社表示,台湾1987年“解严”,中国统一联盟于1988年成立,当年登记的属性是“政治团体”,创盟主席就是知名作家陈映真,统盟算是台湾最早成立的“统派”组织之一,以推动两岸和平统一为宗旨,在“统派”人士中有相当的影响力,因此如不转型为政党而就此解散,那太可惜了。

  纪欣说,原本的统盟会员登记有6157位,但一些老同志往生后,加加减减,转型后的统盟党估计还有超过估计超过2000位党员,在台湾也不算是太小的政党。

  谈到对于统盟党未来的期许,纪欣表示,统盟是第一个主张和平统一的政治团体,盟员们都有自我期许,希望早日促进两岸统一,完成国家统一大业,在李登辉和陈水扁执政后,“台独”气焰十分嚣张,马英九时期稍微好一点,但马只经不政,也没有恢复“国统纲领”,没有开启两岸政治对话,三年前蔡英文上任后,政治氛围又变成统一不是政治正确,“台独”才是。

  纪欣强调,统盟党的主客观条件来讲并不好,主观是内部人员、经费来源,一开始也没有任何补助等等,在岛内比其他党吃亏,且党员也大多不是企业家,客观则是大环境问题,现在到明年一月大选前,是台湾政治动荡最厉害的阶段,那统盟党能扮演什么角色,要有一定政治立场,统盟党的主张也要让社会知道,因此希望在这大局中,统盟党扮演“反独促统”的中流砥柱角色,虽没有非常乐观,但她会尽力而为。

  至于蔡英文当局加大力道在紧缩两岸交流,以及减少台湾内部讨论统一的声音,是否已造成“统派”发展的困境?

  纪欣说,蔡英文会这样做,是因为民进党在初选,而她的对手赖清德之前就说他是“台独”工作者,得到“独派”支持,那蔡要对抗赖,当然要加码,蔡认为这招有用。

  纪欣表示,个人主张和平统一,不只为台湾同胞福祉,对大陆来讲也是坚持和平统一,大陆不放弃非和平方式统一,是针对外部势力干涉等等,这些立场大陆几十年没变过,并没有在“武统”方面有加码情况。

  纪欣指出,“一国两制”提出已长达四十年时间,台湾历任领导人故意污名化,民众也不知道详细内容,2003年她就写过一本《一国两制在台湾》的书,2004年再版,之后这本书还翻译成英文版。当时就是因为2000年陈水扁上台,2001年台湾经济不景气,当时有民调显示出,民众对“一国两制”的认同达到三成多,这些都是在没有解释“一国两制”内容的情况下,这不可忽视。

  纪欣认为,依“中华民国宪法”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两岸就是一个国家,那有两个制度有何不好?反对的人大概不是反对两制,而是反对“一国”,所以大陆才会说探索“两制”台湾方案,因为主权问题不能讨论,台湾人反对大都是反对“一国”,可是百姓没那么多想法,比较多希望是维持现状,但现状不可能维持,所以就是怎么办的问题。

  纪欣说,蔡当局对于“一国两制”民主协商特别害怕,说明了因为现在经济不好,老百姓会想了解“一国两制”的内容,那台湾在统一后要长治久安,就要有模式出来,单一制要改变有所困难,所以习近平也提出,“一国两制”会在充分尊重台湾现时情况,保障台湾人民利益下状况下实施。

  蔡当局那么紧张,因为他们感受到大陆统一的决心愈来愈强,国际上“一中原则”共识已非常稳固,再加上害怕老百姓面对政治乱象和经济不景气,可能会寻找别的途径,统一可能成为热议话题,而统一的方案跟模式是不可能挡的。

  至于新党主席郁慕明日前曾说,如果蓝营候选人在2020大选中都没有和平统一的声音,不排除自推人选,统盟党会响应吗?

  纪欣说,台湾“政党法”规定政党四年内要有参选的动作,那统盟党是不是明年就提名“立委”选举也不必然,毕竟选举牵涉到财力跟人选,郁慕明说大家联合提名是很好的策略,统盟会互相支持,而究竟是策略联盟或是联合提名还很难评估,但方向是好的,她乐观其成。

  统盟坚持和平统一,如果借用选举宣扬理念也是不错,但目前从两大党形势来看,上次“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吸太多票,县市长、议员都胜,小党空间也被压缩,所以还要观望一段时间,现在局势还有点乱。

谁在对两岸经贸往来与互利双赢疑神疑鬼?

  日前,台湾再出“损招”,修改通过“两岸人民关系条例部分条文”,将未经许可赴台陆资最高罚款上限,从新台币60万元大幅提高到2500万元,且可按次连续处罚到改善为止。

  这可以说是蔡当局“逢中必反”的缩影。岛内舆论人为,蔡当局对陆资区别对待,将会使台湾错失大陆的发展商机,进一步加重台湾“闷经济”困境,加剧台湾经济边缘化境况。台湾同胞根本会为之所动,定会以更大的登陆创业动力对蔡当局大声说“不”。

  蔡当局利用一贯的“红色威胁”对陆资抹黑抹红,完全不顾台湾同胞的权益生计和福祉红利。对陆资越多的管制,越严的限制,只会显现出蔡当局拼政治“技高一筹”,拼经济“一筹莫展”。

  数据显示,台湾现在GDP已经被大陆多个省市超越。这种现实,蔡当局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如果依然在“台湾比大陆好”的井蛙心态和念念不忘的优越感中度过,对台湾的未来和台湾同胞的利益百害而无一利。

  台湾高雄市市长韩国瑜大陆行,成果丰硕,却招来口诛笔伐。招致如此非议,主要原因还是韩国瑜的目的地是大陆,倘若他到美国、日本也许非议的声音声浪声贝会小些。众所周知,台湾的一些政党政客总是看不惯台湾和大陆的交往交流,互利合作。

  总是抱着“逢中必反”和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两岸的双赢,以“统战”“渗透”“威胁”等各种抹黑抹红的手段,对两岸融合发展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韩国瑜遭到如此“反对”“抗议”的境况,应该是台湾丑相和心态的冰山一角,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尤其是蔡当局,更是看不惯两岸发展,和台湾民众的福祉对着干。

  那么,究竟是谁在对两岸经贸往来与互利双赢疑神疑鬼呢?

  一份成绩单,一张晴雨表。韩国瑜大陆行包括香港、澳门、深圳、厦门四地,抢订单,交朋友,博感情,看发展,是他的大陆行主要任务。签下了24.7亿元新台币、7.3亿元新台币、2亿元人民币和3000万美元的可观订单。可是,蔡当局却无视这份台湾高雄民众“梦寐以求”的成绩单,棍棒齐飞,横加指责,编造“投降”“卖台”“牺牲”等帽子,甚至不惜出台“防韩国瑜条款”和严审罚款的招数,以敬后效,以正视听。可谓一贯的“逢中必反”玻璃心碎了一地。

  民众最有发言权。虽然韩国瑜遭到了蔡当局的种种攻击、抹黑、抹红、打压,高雄的“韩粉”还是自发的到机场去迎接给他们带来幸福、收获、利益的英雄和恩人,甚至将其抛向空中以表达感激之情。这种行为着实让人感受到了,高雄市民希望什么,台湾同胞期盼什么。干扰的行径与阻挡的勾当此刻也就不值一驳毫无价值。

  其实,从去年台湾“九合一”,岛内很多县市长凭借“九二共识”、两岸和平发展的主张赢得县市长宝座就可以看出,台湾同胞到底选择两岸和平还是两岸动荡、到底选择拼政治还是拼经济、到底是要福祉还是背叛,已经给出了答案。

  据统计,截止到目前,已经有超过30家台资企业在大陆A股上市融资。2016年以来,共计有10家台资企业在大陆A股上市,募集资金约350亿元人民币。这些台资企业在大陆上市,既融到了公司发展壮大所需的资金,又具有明显的品牌形象加分效果,已经有越来越多台资企业选择在大陆上市。

  2015年以来,大陆在20个省市授牌设立了76个海峡两岸青年就业创业基地和示范点,共入驻或服务台企及团队约2000个,累计超过1万名台湾青年在基地和示范点实习、就业、创业,超过7万人次台湾青年参与相关各类交流活动。2018年,台生报考大陆高校人数、台青来大陆就业实习人数以及由大陆就业创业机构提供服务的新增台企数量均保持两位数增长。越来越多台胞台企,特别是台生台青选择来大陆发展,实现人生理想。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应询表示,民进党当局出于一党一己之私,以各种手段干扰限制两岸交流合作,大肆进行政治操作,损害台湾同胞利益。对于台湾民众追求美好生活不仅横加阻挠,而且口出恶言,甚至比作“禽兽”,充分说明他们眼里根本没有民生疾苦,心中完全没有百姓福祉,暴露了他们践踏人民利益的一贯立场,最终只会被人民所唾弃。

  而蔡当局对韩国瑜的大陆行上演了“群而攻之”的闹剧,和区别对待陆资入台投资的丑剧,终将在两岸两岸融合发展中被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所有中国人所耻笑和声讨,也不管蔡当局如何对两岸经贸往来与互利双赢疑神疑鬼,对两岸融合发展横加阻挡与干扰威胁,对两岸和平发展与民间交流,都挡不住两岸两岸交流合作和融合发展。(中国台湾网网友:文剑)

台当局给农渔民补助不如帮忙找销路

  日前,蔡当局决定要将“农渔民子女奖助学金”增加三成,借此换得和争取农渔民的支持和信任。但是在当前蔡英文民调持续低迷的境况下,此举被民众看做是“撒钱换选票”。

  其实,这种通过补助撒钱的办法争取台湾民众的信任和支持,对农渔民来说并不能算是长久之计的“牛肉”。因为,为农渔民找销售出路才是根本。

  在台湾民间喊出“货出去、钱进来”之后,岛内多个县市纷纷登陆寻找销路。据统计,截至到3月底,今年度的释迦鲜果出口总金额已经突破10亿新台币,将近12000吨,其中98%是销往大陆市场,其销售总量、金额为历年来最高,创下销售的新纪录。

  数据的背后则是台湾同胞的幸福和利益。即便蔡当局对两岸交流横加阻挡,台湾同胞享受两岸和平发展红利的潮流和民心依旧势不可挡。这写成果应该说是台湾农渔民期盼已久的“成绩单”。

  同时,这使台湾同胞在大陆善意和亲情的驱动下,享受到了更多的和平红利,获得感幸福感荣誉感从向往变成了现实。可是,蔡当局却不顾台湾农渔民的生计权益,以漂亮的口号和空洞的政策,甚至借用补助的方式,揣着明白装糊涂画饼充饥。

  蔡当局甚至还要对对赴台招聘的陆企限制和严审,宣称若陆资违法在台招揽人才,依法可裁处新台币30万至500万元罚款。这种筑强的所作所为,势必遭到台湾同胞的坚决反对和持续抗争。

  我们欣喜地发现,不管蔡当局的绿色恐怖还是干扰威胁,都未曾让台胞为了权益而奔走大陆寻找商机的脚步和动力。

  也许短时间内蔡当局补助农渔民的招法会“解燃眉之急”,或者成为短期的“雪中送炭”。岛内舆论认为,撒钱买选票,农渔民的销售依然会困难重重,这种补助的方式根本不是长久之计。

  大陆充满无限的商机,成为台湾同胞权益和生计的源头活水。从岛内县市纷纷登陆寻商机、找合作、签单子,都让他们看到了长久之久的最好办法就是不断与大陆合作,进而享受到两岸和平发展的果实。

  大陆好,台湾才会好。所以,解决台湾农渔民的困境,以及岛内观光产业、经济复苏、企业竞争力都需要良好的两岸关系,让台湾在深耕大陆中走向世界,收获利益。

  奉劝蔡当局倾听台湾农渔民的心声,顺应台湾同胞的主流民意,拿出诚心和行动来,改善两岸关系,为台湾的未来和利益多做善事少添阻力。(中国台湾网网友:文剑)

    (本文为网友来稿,不代表中国台湾网观点)

 

【中时】共建“一带一路”的奋斗故事会越来越多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于4月25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台湾“中时电子报”27日刊载大陆自由作家胡勇的文章指出,大陆主流媒体集中报道了“一带一路”造福各国人民的故事,读来令人印象深刻。用《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方江山的话说,各国媒体应共同讲述共建“一带一路”的奋斗故事、成功故事、幸福故事和梦想故事,相信这样的故事会越来越多。

  文章摘编如下: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习近平在开幕式演讲中强调,“一带一路”要“聚焦消除贫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大陆主流媒体集中报道了“一带一路”造福各国人民的故事,读来令人印象深刻。

  改变年轻人命运

  新华社旗下公众号“新华国际头条”推出“成长在‘一带一路’”专栏。其中一篇的主人公是就职于一家中资企业的希腊姑娘玛丽娜?奥马尔。奥马尔大学毕业时正值希腊陷入债务危机,年轻人失业率一度突破60﹪。幸运的是,奥马尔顺利加盟了中远海运比雷埃夫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在中远海运投资比港后,港口发展呈现新气象,经济活力与日俱增,新工作岗位不断涌现,如今已成为“一带一路”合作的典范。与此同时,奥马尔的个人成长也融入了比港的发展。她不仅得到了职场上的第一次晋陞,而且还在当地高校攻读航运专业的在职研究生。

  另一个被“一带一路”改变了命运的年轻人,是来自埃及的白鑫。新华国际头条报导,大学学习中文,目前从事中阿图书互译、出版以及文化交流的白鑫回忆,“2013年是我人生及事业的重要节点”。那一年正是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时刻。2013年11月,白鑫参与撰写的,专门为阿拉伯读者介绍新中国发展历程的《中国道路──奇迹与秘诀》一书正式出版,“直到现在这本书每年的印刷量还有2500至3000本。”

  更重要的是,白鑫和伙伴们创立的公司也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不久后迎来了跨越式发展。目前他们的公司在阿拉伯国家有4家子公司,拥有中国员工75名,埃及本地及其他外籍员工60名。除图书音像品的翻译、出版外,白鑫的创业团队也在做翻译软件、阿拉伯语电子书库、承办中阿大型交流项目等。

  “一带一路”给沿线国家人民带来的不仅仅是工作岗位和创业机会。上海的《新民晚报》就报导了11岁的菲律宾小学生尼科尔如何受惠于中国的科技。原来,作为家里的经济支柱,尼科尔的妈妈在香港担任“菲佣”,过去只能去银行给家里汇款,费时费力。随着“一带一路”加速中菲之间的资金融通,如今尼科尔的妈妈通过香港版“支付宝”,就可以直接跨境汇款给菲律宾版“支付宝”。“随时随地只需在手机上轻轻一点,3秒钟不到就能把家用,安全、准确、快速地匯到家。”

  实现共同发展

  当然,“一带一路”也少不了中国人的故事。在新华社的专栏中,正是“一带一路”倡议为一对在非洲推广中医的中国夫妇打开了事业局面。如今,位于奈及利亚阿布加的中西医结合医院员工从刚开始的4人增加到20多人,医院注册的病人也超过了2500名。中国人创业成功,包括当地民众在内的众多病患也成为中医的受益者。

  在共建“一带一路”中实现共同发展的案例还有中国国家电网在巴西美丽山水电站的二期输电项目。据中方员工杨光亮介绍,除了巴西人得到电力,中资企业得到投资回报外,“铁塔的很多配件和导线都是巴西当地生产的,工程带动了巴西电工原材料的生产;其次它还带动了当地就业,创造上万个就业岗位;工程还为巴西带来大量税收。”

  类似的故事不胜枚举。用《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方江山的话说,各国媒体应共同讲述共建“一带一路”的奋斗故事、成功故事、幸福故事和梦想故事,相信这样的故事会越来越多。

【大公】“民主退步党”指点香港“民主”贻笑大方

  香港“大公报”29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对于发生在五年前的违法“占中案”,法院最近裁决九名“占中”搞手分别触犯“串谋作出公众妨扰”、“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等不同罪名。其中,三名非法“占中”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被判入狱16个月,戴耀廷、陈健民实时入狱,朱耀明获两年缓刑。

  文章说,破坏社会秩序、危害香港法治的“占中”九丑终于受到法律的制裁,香港社会一片叫好,但台当局却是气急败坏、大放厥词,说“占中案的判刑扼杀公民的示威抗议权利,严重抹灭了香港长期以来的自由氛围”云云。这显然是睁眼说瞎话。民进党当局罔顾香港法治,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是其惯于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又一表现。

  “占中案”主审法官判刑时表示,“公民抗命”不适用作刑事罪行的抗辩,批评被告以错误的准则衡量“占中”对公众的影响。判决不会造成“寒蝉效应”,不影响公众和平集会及言论自由的权利。法官还指出,任何自由社会,个人的言论自由必受规限,以防止社会混乱,预防罪案和保障他人权利,“自由社会的人享有无限大言论自由”这说法必然错误。由此可见,任何人都不能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扰乱公共秩序和民生经济。

  法治是香港重要的核心价值,是自由、人权、民主的重要支撑。但“占中者”却叫嚣所谓“公民抗命”、“违法达义”,这是对法治的严重歪曲。如果每一个人都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或自由而发起“抗命”、为所欲为,那岂不是天下大乱?

  相信许多人不会忘记2014年那噩梦般的79天。在金钟、中环、铜锣湾和旺角等闹市,“占中”者堵塞马路,瘫痪中枢交通,大批上班的市民、上学的学生受到严重影响,在占区的商户生意下跌、叫苦连天,旅游业更是一片哀号。有学者推算,“占中”对香港造成有形及无形经济损失高达千亿港元。而一些“占中者”甚至对执勤警员肆意粗言辱骂甚至殴打,130多人在执行职务时受伤。所谓的“和平占中”已然变质。

  民进党当局把违法“占中”视为“公民示威的权利”,声援“占中者”,摆出一副“民主斗士”的模样,相当讽刺。如果蔡当局真的实行“民主”、“自由”,那为何在审议年金改革方案时,在“立法院”周围摆满铁马,阻吓示威民众?这是否属于“扼杀公民的示威抗议权利”?台当局为何把批评民进党的新闻上纲上线为“假新闻”?为何媒体聚焦报道高雄市长韩国瑜访港澳大陆的“经济之旅”,竟被要求改正?为何驱逐准备在岛内发表关于统一言论的大陆学者出境?这是否属于“抹杀自由氛围”?

  台当局自己就是破坏民主、自由的罪魁祸首,却对香港的民主、自由指指点点,真是贻笑大方。尤其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为了保证自己能再次代表民进党参加明年大选,竟不惜以延迟民进党内初选来逼退对手、前“行政院长”赖清德。蔡英文连民进党内民主机制都视若无睹,谈何建设台湾民主?

  正如岛内舆论指出,“民进党甚至把‘民主’二字放在党名里。而如今民进党的领导人,不仅开始紧缩言论自由,还声称党内民主造成分裂,‘一切都是民主的错’。这连民进党支持者看了,都会摇头吧!”

 

本文来源于 本站, 由港澳台新闻资讯网 www.qqcaijing.com 整理

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